武俠影后巔峰時甘愿做生育機器,經歷離婚、破產…55歲重登巔峰!

舊年華鼎獎,最最無爭議嘅一個獎——終身成就獎,頒給咗鄭佩佩。流光易逝,鄭佩佩今年72歲嘞,系佢個女扶著佢上臺攞獎,肉眼可見,步履蹣跚。

邵氏幾十年嚟,出過唔少傳奇女星,好似樂蒂、狄娜、李菁、林黛、何莉莉、林伊娃等等。

但再后來,佢哋有喺豪門中大殺四方,比如何莉莉。有的雖有一個華麗嘅開場,卻最後落得一個悲涼結局,比如林黛、李菁。

林黛、李菁

有的已早早隱退,鄭佩佩算系佢哋中,做戲演得最耐嘅女演員之一啦。

鄭佩佩17歲加入邵氏拍戲,到而家已有55年,幾乎可以講,為中國電影事業奉獻咗終身,攞呢個獎,的確實至名歸。

鄭佩佩生於上海,她的家境頗為殷實,父親開了家墨水廠,也算衣食無憂。豈料十多歲的時候,家裡發生變故,父親被流放至外地,自此,再未歸來。

她在家中排行第一,家道中落之後,便一直以長姐的身份協助母親料理家事、照顧弟妹,逐漸形成了不服輸的性格。

並且她厲害就厲害在,善於抓住機會。

在所有兄弟姐妹當中,鄭佩佩的大妹是最聰明伶俐的一個。

鄭母於是決定培養她,從不多的生活費裏擠出3元錢,送大妹去了一個流亡上海的白俄貴族那裡學芭蕾,每日裏由鄭佩佩負責接送。

鄭佩佩很羨慕大妹,卻不動聲色,只是每次送她去上課後並不急著離開,在客廳裏靜靜等待,一有機會就偷師學藝。

後來老師發現妹妹學得三心二意,姐姐卻跳得有模有樣,便建議鄭媽媽轉而培養大姐。

就這樣,鄭佩佩順利爭取到了跟大妹同等的待遇,這也為她往後踏上從影之路,埋下了注腳。

不過,鄭佩佩年輕時慣於跟自己較勁兒,為了學好跳舞,她甚至延后了跟家人一起移民香港的計畫,自己在上海又苦學了一年。

14歲那年,她隻身趕到香港投奔家人,並順利考入了南國訓練班,畢業後簽約邵氏電影。

受角色影響,鄭佩佩的中老年扮相,尤其是“華夫人”跟“碧眼狐貍”,都挺深入人心的,以至於許多觀眾都忘記了她也是年輕過的,以為她一出道就是個“俠婆”。

但無論哪一個“俠婆”,都是從“俠女”走過來的,鄭佩佩年輕時,便已是名震香江的俠女。

殷桃嘴,瓜子臉,柳葉眉,她生了一張明眸璀璨的臉,好甜美。

也可美豔。

冷峻時,又英氣逼人,端的是絕代風華。

論顏,少女時代的鄭佩佩,是不輸當代那些一線女明星的。又兼之會跳舞,囙此很得大導演看中。

她參演的首部電影,便是嶽楓導演的《寶蓮燈》,當時她粘上鬍子反串男角,演林黛的父親。

只是《寶蓮燈》命運多舛,足足拍了三年多才拍完,因為影片開拍第二年,女主角林黛因為跟丈夫賭氣服下安眠藥自殺身亡了,邵氏只好找替身補拍剩餘部分。

甚至替身演員還特地跑到日本整容,希望能整成林黛的樣子,最後效果一般,畢竟,林黛的風華,又豈是整了一張臉,便是可以復原的?

雖說初次演戲失利,但因為舞蹈底子好,動作韻律感強,且任勞任怨,鄭佩佩又相繼贏得了不少武俠片導演的青睞,先後出演了諸多打女角色。

1965年,胡金銓拍《大醉俠》,邵氏高層原是想用另一女演員出演女主角金燕子。但胡金銓卻認定鄭佩佩有舞蹈底子,堅持要用她,果然影片上映後造成轟動。

當時19歲的鄭佩佩幾乎演活了金燕子,也是自她之後,眾多當紅的藝文女星紛紛轉做俠女,舞刀弄劍,女俠之風開始盛行。

又三年,邵氏拍《大醉俠》續作《金燕子》,女主角仍是鄭佩佩。《金燕子》上映後,鄭佩佩一時風頭無兩,被報界評為“武俠影后”。

難得的是,紅遍香江之後,鄭佩佩依然對自己要求嚴格。

她非常要強,並且從來不肯再男演員面前示弱,有一次拍一個“眾俠迎強敵”的場面,導演的設計是男演員跳窗而出,鄭佩佩從門口殺出去。

但她不幹:“連窗戶都不敢跳算什麼大俠,我不管,我也要跳!”

結果從高窗跳出的時候,她的小腿被門框刮住,整個人失去了重心,一頭栽到樓下昏了過去。

醒來時她的第一句話居然是:“一點都不疼,咱們繼續跳!”

她也相當敬業,是片場工作狂,從不覺得做打女很累。

有一次,她跟一個男演員對戲,拍戲的時候,她嫌他打得慢,就跟導演組說換真劍。男演員嚇得不得了,問旁邊的人:“她會不會殺了我?”

就這一句話,導致鄭佩佩一度懷疑自己拍打戲走火入魔了。

再加之身邊人議論紛紛,認為她難覓佳婿。

於是20出頭、事業正處在上升時期的鄭佩佩,就開始憂心自己的婚事了,“當時每個人都說我嫁不出去,因為拍武俠片的女人看起來很兇,大家都很擔心。”

倉皇之下,她決定找個人結婚。

1971年,她拍完《鐘馗娘子》,便宣告了退出影壇,因為往前一年,她在母親的牌桌上,遇到了當時邵氏電影的代理商之子原文通。

她跟原文通交往不過一年,她便毅然決定下嫁。

在此之前,鄭佩佩跟《大醉俠》的男主岳華,男配陳鴻烈有過兩段青澀的感情。

鄭佩佩跟岳華的關係,因為有亦舒的插足,顯得更複雜一點。

但她後來跟陳鴻烈的關係是不錯的。

陳鴻烈生前曾多次公開表示鄭佩佩是他的初戀情人,而在鄭佩佩眼中,陳鴻烈是一個可以信賴的好朋友。

岳華多情,陳鴻烈帥氣逼人,但鄭佩佩最後卻還是栽在了原文通身上。

受時代所限,她的思維邏輯都是相當傳統的,她秉承著“嫁雞隨雞”的觀念,後來還跟著原文通遠走了美國。並且,這一走,便是20年。

對此,她的家人和恩師也支持她的決定,都認為這是一個女人最好的歸宿。

然而,她的生活卻並不像旁人想的那麼順風順水。

一結婚,鄭佩佩就努力“造人”。她後來自嘲說,在美國生活的20年,她只做了兩件事:生孩子和拼命賺錢。

她懷過8次孕,流產4次,因為總在懷孕,以至於唐人街街坊們的一大話題就是猜她肚子裏的孩子是男是女。

她說她當時對生育有一種不正確的想法,覺得丈夫是單傳,“我既然做他的家後,我就有這個義務,要把自己的肚子借給他生孩子,我把生育當成一個工作了。”

而且因為生下來的頭三胎都是女孩子,她還有很重的負罪感,因為“我沒有給原家生出兒子”。

這是典型的“娘道”思維,但“娘道”女主角,之所以為現代人詬病,是因為從始至終思想都未變。

但同樣命,兩樣人,鄭佩佩強就強在,在命運的齒輪下,她一步一步改變了。

俠女出身,鄭佩佩骨子裡還是要強的,別人生孩子時,在那啊啊大叫,她卻從不好意思叫。若干年後,她接受採訪,甚至把生孩子形容成“生孩子這點小事”。

她也是一個閑不下來的人,懷孕的時候也忙得不得了,從來沒有休息過,管家裏、管店鋪,還主持電視節目《佩佩時間》。

丈夫認為她太高調,不適合做賢妻。

再之後鄭佩佩做節目虧了十幾萬美元,他們的婚姻也走到了盡頭。

破產後,鄭佩佩回到了香港。

最落魄的時候,她租不起房子,在香港的佛堂借住了兩年,她說“人要活下去並不是很難的事,能吃飽,有地方睡覺就好”。

她試著重新回到銀幕上,但這時候的香港電影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,最後她選擇放下“武俠影后”的架子,去給別人做配。

回歸後,她拍的第一部戲,是在周星馳的《唐伯虎點秋香》中演喜劇角色“華夫人”。

當時鄭佩佩的老師胡金銓導演和師伯李翰祥導演,把鄭佩佩抓去狠狠地訓了一次話,他們無法認同她的無厘頭。

包括鄭母也不認同她,“她習慣了我是明星,是俠女,突然要演老太太,她覺得不舒服,丟臉。”

同行更不能理解她,娃娃影后李菁甚至對她說,“難道讓我學你嗎?我情願向朋友借錢。”

但鄭佩佩是徹底放下了,比之靠他人借助,她說她情願靠自己的勞動去賺錢。

為了演好華夫人一角,她把周星馳的作品全都看了一遍,鞏俐不肯搞笑,她就和周星馳一起製造笑點。

需要打戲,她就讓觀眾看到一個寶刀未老的“俠女鄭佩佩”。

如此,她一步步重新回到了觀眾的視線。

期間,陳鴻烈知她窘境,還主動把她介紹給了製片人周令剛,最後她順利與飛騰公司簽了100集的片約,鄭佩佩多年後,提及此事,還多有感激。

2001年,鄭佩佩拍了李安的《臥虎藏龍》,並借此再登高峰,以55歲的高齡捧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歸。

影評人一度認為,殘忍又隱忍、絕望又深情的“碧眼狐貍”,除她之外,無人能演。

她也很敢講,記者問她成龍、周星馳、古天樂誰最風流,她直言不諱的說:成龍。

記者套路她說,張柏芝是沒有演技的花瓶。

她幫張柏芝否認,說張柏芝戲演得不錯,只是工作態度不好,“給香港演員丟了臉”。

而鄭佩佩這類為演戲能豁得了命的女演員,自然是不大懂當年的張柏芝的。

如今年過70的鄭佩佩,依然在演戲,劉亦菲去年開機《花木蘭》,她也有參演。

她曾對媒體說計畫65歲退休,然而這個時間早已過去許多年,她卻沒有停下的意思。

她甚至已經填好了遺體捐贈卡,記者問為什麼。她答:我一輩子都希望自己是有用的人,我覺得我死了以後,我的身體還能做有用的事情,我覺得我的一生就太完美了。

年少成名,武俠影后,巔峰時結婚生子,41歲離婚,公司破產,一貧如洗,獨自撫養4個孩子,在香港從零開始,55歲卻重登巔峰…….

她有過華麗麗的少女時代,人至中年,卻行至窮途,但她韌性極強,在低谷時,也未曾有過絲毫抱怨,因為“醒過來明天一切都不一樣了”。

於是窮途末路的人生也再度開出了花。

她這一生,跌宕起伏。

到現在,早已圓滿,她卻依舊步履不停,傳奇當如是也。

Like MisshkNews Facebook!不出门也能知天下事~

發佈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